我感到無趣的轉過頭來,但立刻我意識到她不是剛才在腦海中提到我名字的那個人。當然,她已經對庫倫家族產生了興趣。我听到了那個叫我名字人的想法在繼續。

本能的反應,我朝傳來叫我名字的聲音方向望去。當然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叫”,而只是在腦海中想到我的名字。 我的目光鎖定在一個帶有一雙巧克力色大眼楮的、蒼白色的心形的面孔上,盡管在此之前我沒有親眼看到過她,但在別人的腦海中,我早已熟知了這幅面孔——一個新來的轉校生——伊莎貝拉?斯旺。鎮上斯旺警長的女兒。因為一些原因而搬到這里,“貝拉”她不厭其煩的糾正每一個叫她全名的同學。

(不過看來麥克並非對這個新來的女孩毫無感覺,相反他看她時眼楮發亮)杰西卡的想法慢慢接近卑鄙的邊緣,盡管她表面上對那個新來的轉校生熱情洋溢,並對她透露著她所了解的有關我家人的消息,表現出極大的友好。這個新來的一定會向她問起關于我們的一切,我心想。

(她到底有什麼好的)杰西卡繼續想著,(她並不是非常漂亮、也不那麼可愛,真不明白為什麼艾里克一直看著他,連麥克也是)想到後面那個名字時,她內心顫抖了一下,那是她新近迷戀上的目標——普普通通卻很受歡迎的麥克?牛頓,然而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她。

我努力去听那個新來的女孩所听到的,貝拉,思考著杰西卡的話。當她看著我們這個奇怪的、如同粉筆般蒼白的、人人都極力躲避的家族時,她想到了什麼?

賈斯帕讓他的想象飄離他,幻想著他從愛麗絲身邊站起來,到了那個小女孩的身邊,傾身在她耳邊低語,讓自己的嘴唇觸踫到她的喉嚨,想象著從她細膩的皮膚下跳動的脈搏里涌出一股熱血,在他嘴里滑過。

“有危險嗎?”她繼續搜尋著,進入到不久後的將來,快速瀏覽過那些無聊的畫面,找到讓我皺眉的原因。

“只把她當做一個陌生的人的話,將不會對你有什麼幫助的”愛麗絲用她音樂般動听的聲音飛快的說道,對于任何人類而言,即使坐得再近,也不會听清她在說什麼。

(不過看來麥克並非對這個新來的女孩毫無感覺,相反他看她時眼楮發亮)杰西卡的想法慢慢接近卑鄙的邊緣,盡管她表面上對那個新來的轉校生熱情洋溢,並對她透露著她所了解的有關我家人的消息,表現出極大的友好。這個新來的一定會向她問起關于我們的一切,我心想。

某種程度上,我有責任弄明白她的反應。我扮演著哨兵的角色,找不到更好的詞來形容了,對于我的家人來說,為了保護我們。如果有人加重對我們的猜疑,我可以盡早地給家人警告,並提供一個有效地撤退方案。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一些富有想象力的人類會在書里或是電影里見到過我們。大多情況下,他們都猜錯了,但比起危險的搜查來說,搬到一個新的地方是更好的辦法。非常非常少的情況下,有人類會猜對答案。我們根本不給他們有嘗試催眠的機會。我們就是很簡單地消失,成為一段不讓人恐懼的記憶……

“我知道她是誰”賈斯帕簡單的說,他轉過臉凝視著遠處屋檐下的小窗戶,結束了對話。

我只是動了動眼楮,從天花板到地上。

再一次,我把注視的目光鎖定在那雙睜大的褐色眼楮上。她就坐在她剛才坐的那個位置,看著我們,這好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我猜想,因為杰西卡仍然在用那些關于庫倫一家在當地的流言蜚語來取悅著她。

“你不會做任何事的”愛麗絲輕聲地安慰他,“我看得見的”。

“實際上,毫無想象可言。僅僅是純粹的閑話暗示。一點恐懼感都沒有。我有點失望了。”

賈斯帕讓他的想象飄離他,幻想著他從愛麗絲身邊站起來,到了那個小女孩的身邊,傾身在她耳邊低語,讓自己的嘴唇觸踫到她的喉嚨,想象著從她細膩的皮膚下跳動的脈搏里涌出一股熱血,在他嘴里滑過。

距離我們上次捕獵已經過去整整兩周了,對于我們其他人來說,那不是非常困難的時間跨度,除了一些偶然的不舒服——如果一個人走的太近或者風吹錯了方向。但是人們很少離我們太近,他們的直覺告訴他們︰我們很危險——這是他們永遠想不明白的事。

每天的這個時候,我總是祈禱自己可以入睡。

我很慶幸我不用大聲的回答她。我能說什麼呢?“不客氣”?很難這樣說。我不喜歡去听賈斯帕的掙扎。真的有必要像這樣做實驗嗎?

我努力去听那個新來的女孩所听到的,貝拉,思考著杰西卡的話。當她看著我們這個奇怪的、如同粉筆般蒼白的、人人都極力躲避的家族時,她想到了什麼?